燃文万博manbetx注册网 > 万博manbetx注册万博manbetx注册 > 最强圣帝 > 正文卷 第一百七十二章 班底
    狱头出去招呼痛抽周元鞭子的狱卒去了,牢房内只剩下林宇与周元二人。

    “对不住了,周大人,虽然我很欣赏你,我知道你骨子里其实也并不坏,因为爱财并不是坏事,但你……却不该贪得无厌,选择当这些人的保护伞,而且,你能力就那么大,却在做能力之外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林宇替周元理了理身上沾染了血迹的衣服,道:“周大人,现在这事还有转圜的余地,只要你当一回人证,证明杨府从文书阁倒卖文诗词文章,从中获取暴利就好,回头你官复原职,继续当你的提辖大人,你我还是能够干一番事业的,毕竟你我很多地方相似……”

    “相似?呵呵,本官劝你不用浪费口舌了,你也不可能找到罪证的,你何苦来着,安安分分当你的林大才子,坐在家里等着本官给你送银子,这事权当没发生过,多好?”

    周元深深地看了眼林宇,道:“可现在,你拒绝了杨府送来的一万两和解的银子,还害的本官入狱,你可知,你已经打草惊蛇了……没有人会袖手旁观郡守府插手的,你动摇的不只是杨府的利益。”

    林宇轻叹了口气,看着周元的眼睛,道:“也就是说……周大人不肯合作了?之前你我在狼行山剿匪,还是相当投机的,另外,本公子还会多种烤肉的手段……”

    咕咕!

    周元的肚子很不争气的叫唤了起来,他紧咬牙关,摇头道:“林公子还是不要倘这趟浑水了,就算你身负圣眷,触碰到了这些人的利益,也终会落得凄惨的下场……连陈郡守当初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你跟方郡守又是何苦?”

    “不为什么,我跟岳父大人也只是想保住脑袋,你们可以不怕死,但我却害怕……”

    林宇深吸了口气,道:“人活在世上,有千万种活法,而我只是选择了其中的一种罢了。”

    从周元这里显然已经问不出什么,就算再耗下去,周元多半也不会松口。

    他们这条利益链上的人,彼此之间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牵一发动全身。

    自己没拿出证据来,或者说……这条利益链上的人没人松口的话,想要治罪杨府,揪出这条利益链上的所有人,无异于痴人说梦话。

    但只要有一人松口,这条利益链就会在某一段瓦解,自己只需要找到这个切入点,深挖细掘,一切都会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可惜,林宇本想从周元这里为突破口,可惜这个跟他算有几分交情的提辖大人,却怎么都不愿松口。

    大狱前堂中,狱头将抽了周元几鞭子的狱卒带了进来,听候林宇受审。

    “是你抽的周大人?”林宇看着跪伏在地的狱卒。

    由于狱卒额头贴着地上,看不清他的长相,但从瘦弱的身子上来看,多半是个长期营养不良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狱卒声音不带一丝颤抖,反倒是胸有正气一般。

    林宇嘴角带着一丝笑容,道:“抬起头来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狱卒身子微微一颤,不知道新任提辖大人要他抬头干什么,但还是缓缓扬起脑袋,看向林宇。

    只一眼,这狱卒便有种自渐形秽的感觉,林宇身穿锦衣玉服,五官生的标志,皮肤更是白皙。

    反倒是他,在大狱中待久了,加上长期营养不良,脸上呈现出病态的苍白之色。

    林宇上下打量一番,除了身体底子差了点外,年龄与心性都还算符合他心中挑选班底的条件,正声道:“从今以后,你就跟在我身边吧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狱卒呆了一下。

    狱头也是眼珠子一瞪,觉得脑袋快不够用了,难道新的提辖大人,令他揪出抽周大人鞭子的狱卒,不是为了降罪,反而是提拔他?

    跟在身负圣眷,又是当今郡守女婿的身边,这简直是梦寐以求的差事。

    凭什么是这个沉默寡言,性格还有些孤僻的小狱卒?

    “大人,这小子才入大狱不久,本来以他的条件万万成不了狱卒,要不是他爹跟老牢头关系不错,这也进不了大狱,要不让小的跟在大人身边?”

    狱头自荐了起来,他嫉妒这小子,凭什么是他得了这个美差?

    “不必了,你看好周大人就行。”

    林宇淡漠地看了眼狱头,吩咐道:“从今天起,任何人不允许探视,包裹周大人的家眷……另外,加强大狱的护卫力量,若是周大人有任何闪失,本官拿你是问。”

    我们的林提辖还是有几分官威的,这是前世在考古队见多了高官,也大概知道怎么狐假虎威。

    其实大家都是一样有血有肉的人,只不过因为身份不同,这才给人一种上下之分,下人潜意识里觉得是下人,做出来的姿态自然是下人姿态。

    若是高官,人家潜意识里就是手握生杀大权的人,一言一行,自然会有股不怒自威的气质。

    狱头连连点头,并且以人头保证周大人绝对没有任何闪失。

    “大人,您为何要我跟在您身边?我没读过书,也没学过武,这份差事还是老爹卖了家里的病牛,托关系弄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小狱卒是个诚实的老实人,此刻跟在林宇的身后,或许是因为自卑,并不敢靠的太近。

    林宇停下脚步,转头看向小狱卒,轻声道:“那你告诉我,周元本是你头顶上的大官,狱头都不敢拿他怎样,你却将他锁起来,还狠狠地抽了几鞭子,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他有罪,不然怎么会下大狱?”小狱卒拳头攥的生紧。

    林宇闻言,忍不住怔了一下,道:“那如果一个好人被陷害了,下了大狱,你是不是也会这么抽他?”

    “先抽了再说,要是抽错了,再跟他道歉……”

    小狱卒张口结舌,这个问题似乎有点难度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林宇有些头疼的拍了拍脑袋,这个回答也还算靠谱

    在此之前,他觉得这个狱卒敢将他的顶头上司周元狠狠地抽上几鞭,说明是个不畏强权的人。

    简单点来说,就是凭借着一股狠劲,不怕死。

    林宇现在需要这样的人才,稍加培养,就是他的得力助手。

    可这小子似乎还不是很上道啊。

    “咳!”

    林宇轻咳了一声,盯着脸色苍白比他大一两岁的狱卒,道:“那现在我告诉你,周元无罪,你会怎么做?”( 最强圣帝 http://www.ranwenw.com/6_6529/ 移动版阅读m.ranwenw.com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