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这儿还没有热身呢!”简恒笑眯眯的望着那颗树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这样的比赛没有意义,夸特的名字来历就是四分之一的意思,也就擅长四分之一英里的路程赛。

    现在这距离,差不多有三英里都不止,而且自己一个牧牛马对上赛级马,原本就吃亏了,更别说自己一个人的体重改她们一个半,全方位失衡啊,这怎么比?

    看到简恒有点儿不乐意,小麦看向了大麦,然后不经意见冲着大麦打了一个眼神,看到姐姐点了点头,这才张口又说道:“跑一跑,你不一定输的!”

    简恒心道:鬼话!这要不是输那才是出了鬼呢!大清早的你们俩仗着马快人轻就想从哥们身上占便宜?

    心理这么想,嘴上说出来的却完全不一样:“好啊,赛就赛一场!”

    男人嘛,就这么一点儿出息,见不得漂亮的妹子不算是无礼的请求,如果说压上几千刀的注,简恒一定不乐意,但是现在仅仅只是担个输赢的虚名,简恒自是不愿拂了两位姑娘的心,谁让人家长的漂亮呢!

    简恒的话一说完,小麦立刻轻叱一声:“吚哈!”

    只见她一人一马立刻向是一道箭一样射了出去!

    好马!

    简恒看到了山脉的启动,不由的出声赞了一句。

    看到妹妹冲了出去,大麦也轻催着睡火莲,追着山脉的抛起的蹄泥,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简恒自知是输,于是也催着夸特跑了起来,不为别的,就是为了让两个妹子高兴高兴,同时应个景儿。

    简恒这边不紧不慢的,黑豆却是受不了啦,作为一匹年青的公马,对于睡火莲和山脉,它视为对他们为自己马王之路的对手,自是不肯认怂。这是由强壮公马的本性决定的,没有交手就认输,那不是公马的风格。

    更何况黑豆的担心原本就是正确的,从来到现在,这两家伙一直在马厩里和黑豆‘争执’,章嘉良只能把一边关马厩的一头。

    现在主人这表现上它很不满,跑的太慢了!

    黑豆跑上几十米一转头发现自己丢下了主人,于是等着主人跟上来再向前跑,然后再等,这么两三次就被前面的两匹马拉下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于是黑豆怒了,直接伸出了嘴,直接冲着简恒骑的夸特马屁股上直接来了这么一下子,瞬间,夸特马吃痛便飞奔了起来。

    突然间的一下子差点儿把简恒给甩出去。

    等着简恒稳住了,跨下的马发疯似的往前奔,生怕后面的黑豆再咬自己似的,没有命的迈开了四蹄,那跑的跟风似的。

    开始两姐妹看到简恒跑的有点儿敷衍,自然也就放松了下来,嘻嘻哈哈的放慢了速度。

    谁知道仅仅聊了几句话的功夫,再一转头,发现简恒的马以一种急快的速度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两姐妹立刻大喜过望,赛马嘛,自然就得赛才有个乐趣,碾压其实没什么好玩的。看到简恒追了上来,两姐妹这才再度催起了跨下的骏马,提起了速度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简,你发疯了么”小麦放声笑着,转头冲着离自己差不多五十米的简恒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大麦则是大声呼应自己的妹妹,说道:“他不光是高估了自己,还高估了自己的马!”

    如银铃般的笑声洒在了后面简恒的耳边,如果现在跨下是良驹,那一准儿简恒是少年得意马蹄疾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的简恒却没有多少心情去享受,去品味,骑在一匹疯马背上,这个时候,根本没有心思想前面的两个如花似玉妹子,再漂亮的妹子也得有命才能发生点什么,命丢了那就啥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简恒的注意力全在黑豆身上。

    “黑豆!别闹,再闹老子发飙啦!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发飙啦!”

    “你大爷的,想害死老子啊,黑豆!作死!”

    简恒真的怒了!

    听到简恒这么一吼,黑豆不才收起了嘴,一张小马脸上居然还似乎有点儿委屈,不明白自己的主人这么怂包,让两个可恶的家伙抢了自己的风头。

    简恒不敢再让这马跑下去了,一来是这马根本就没有怎么热身,身体还没有舒展开,二来这么长的距离真不适合夸特这么猛跑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,通过这么一阵猛跑,马鼻子都喷白气了,再跑下去,就算是跑到了大枫树那儿,这马也十有八九跑废了。

    再说了这比赛又没好处,干啥要贴上一匹马!

    就算是黑豆不再咬了,受了惊吓的马也跑了差不多半英里多,这才渐渐的被简恒安抚住,打着响鼻在原地转了好几圈儿,似乎是想摆脱后面的黑豆。

    “咄!咄!咄!”简恒不住的伸手抚着马脖子,让座骑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两姐妹已经从小谷冲上了小坡,正在快速的接近大枫树。

    输赢已定!

    等着简恒赶到时候,人家两姐妹已经等了有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你输了!”

    “我输了不是正常么,等以后我倾家荡产,弄一匹好的阿拉伯,咱们再赛!”简恒一点儿也不以输给两个姑娘为耻,毫不介意的直接认怂。

    黑豆则是很不乐意,不住的在几米远的地方打着响鼻,同时用蹄子踏着草地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,你跑不过我的山脉!”小麦先是冲着黑豆很自信的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则是伸出了手:“既然你输了,我们想提个要求!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说这场比赛有彩头!你们可想好了,要求太过份我翻脸了”简恒一听立马表示自己不认可。

    “放心,你想让你出钱,看你那小气鬼的样子。蒂姆-麦格罗下个月会在蒙大拿会有一场小型演唱会,我们想去现场看他的表演!”小麦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对于简恒这种听歌只论好不好听的人来说,歌手的名字并不是那么重要,所以对于乡村音乐歌手蒂姆-麦格罗他连听都没有听过。

    “他是....”

    大麦听到妹妹居然在和简恒解释,于是插嘴说道:“你和他解释他又不会知道,浪费时间嘛!”

    说完转头对着简恒说道:“我们想去听蒂姆的演唱会,但是现在我们身上并没什么钱了,想预支工资,并且带需要一个司机,就这样!”

    “你们没钱了?”简恒觉得这个问题很神奇,两个富二代居然没钱了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这两匹马是白来的?我们俩现在是负资产,欠着爸爸几万美元!”小麦说道。

    简恒听了有些挠头,心道:这父女仨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不过一想,人家父女之间的事情,关自己啥事呢,况且人家还是预支工资,于是假大方的说道:“行,这次我同意了,但是下不为例!”

    老样子,简恒的话说完得到了两根‘手指’作为奖励。

    “我们给你一个机会,到时候开车跟我们俩一起去”大麦伏在马背上说道。

    简恒望向了她,刚想说话从她的衣领中看到了一抹雪白,还是超有弧度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噢,天那,你居然想诱惑我”简恒笑道。

    简恒目光一亮,大麦一低头看到自己走光了,不过她的性子并不是收,而是挺了一下,甚至还伸手拉了拉,把衣领拉大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这下有时间么?”

    简恒这下被她弄的很无语了,收回了目光,哭笑不得的说道:“我不能确定,因为下个月我想回中国一趟,回家之前,还要再去一趟南非,还有些生意上的事情,所以说送你们看演出这回事,我不一定有时间”。

    现在简恒怎么说也置办下了这么大一份家业,人家说富贵不回乡如锦衣夜行,现在简恒就想回家去,不能说是显摆,怎么说也得回去孝敬一下父母什么的,老头老太太一辈子没见过珠宝,怎么说也得弄个钻石戒指啥的,还得是大个的。

    “去中国?”两姐妹一听,眼睛瞬间亮了:“我们能跟你一起去么?”

    “我到是想带你们一起,不过这里的生意不做啦?”简恒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简恒这么说,两姐妹的眼神一黯。( 美国牧场的小生活 http://www.ranwenw.com/6_6463/ 移动版阅读m.ranwenw.com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