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万博manbetx注册网 > 灵异万博manbetx注册 >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>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各自的算计
    百无求大闹南山堂的时候,吴勉、归不归带着小任叁就坐在角落里看热闹。就在二愣子准备一把火点了南山堂的时候,傅羌带着泗水号的两位东家才从后院走了进来。不知道为什么,这位南山堂的少东家出现的时候,脑袋上顶着一顶古怪的帽子。看着说不出来的古怪……

    “今天什么风把妖王陛下又吹到我这小小的南山堂里来了?”傅羌笑了一声之后,站在距离百无求两三丈的位置,继续说道:“上次陛下您看出来原来的南山堂格局不好,帮着我们把商铺拆了。这样的大恩大德傅羌我还没有来得及道谢您就走了,这次说什么您和吴勉、归不归两位大修士也要留下来吃杯酒,让我表示一下感谢情之。”

    “还知道老子是为了你们南山堂好,假娘们儿你过来,老子有句话要和你说。”百无求撇了撇嘴之后,冲着这位南山堂的少主勾了勾手指头,继续说道:“我的乖乖,快点过来。老子都等不及了……”

    傅羌已经猜到了百无求想要干什么,当下有些心虚的的向着刘喜、孙小川的身边靠了靠,说道:“您要是不喜欢,我可以把帽子拿下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帽子戴的挺好,看上去更娘们唧唧的。”百无求学着归不归的样子,嘿嘿一笑之后,继续说道:“老子再你给一次机会,不过来的话后果自负啊。”

    傅羌无奈之下,只能一步一步的挪到了归不归的身边。还没等他站稳,就见二愣子对着他的左脸就是一巴掌。这一下直接将傅羌打的翻滚了起来,在空半中转了个圈之后这才重重的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先迈左脚的?”给了傅羌一个嘴巴之后,百无求揪着他的衣领将南山堂的少东家从地上拽了起来。正打算再给他右脸再来一个嘴巴的时候,一边的刘喜终于说话的时候:“陛下,看在刘喜的面子上,饶了他这一次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你们哥俩给他讲情?忘了前两天这个假娘们儿是怎么欺负你们泗水号了?”百无求瞅了刘喜一眼之后,继续说道:“今天这里的事情和你们俩没关系,这是老子和他的私人恩怨。今天老子大嘴巴抽死他,一了百了。老家伙,是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小孩子的事,别麻烦老人家我。”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,继续说道:“今天我老人家就是陪着你小爷叔出来走走,你也老大不小了,该自己拿主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老子就当你答应了。”百无求说话的时候,大拇指已经按在了傅羌的咽喉处,只要它一用力便能将这个归不归心里都有些忌讳的人掐死。不过眼看着傅羌就要归西的时候,刘喜、孙小川一起找到了归不归,孙小川趴在老家伙耳朵边说了句话。随后一副苦相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:“老人家,您看看是不是饶了他一次。要不然也是麻烦……”

    归不归表情微微有些诧异,犹豫了一下之后,说道“看在这些年吃你们住你们的份上,今天就看你们哥俩的面子……傻小子,把傅羌东家放了吧。傅东家,不是老人家我说你,今天这事不怪我们家百无求,谁让你没事直接就迈左脚的?不讲礼数嘛,以后不要这么没礼貌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家伙,真放了他?”百无求愤愤不平的看了归不归一眼,看着老家伙在向它使眼色,要自己放了这个已经到了砧板上的肉。当下二愣子不情不愿的将傅羌重重的摔在了地上,对着他淬了一口之后,说道:“再次记住了,再见老子的时候,戴上帽子迈右脚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百无求骂骂咧咧的回到了归不归的身边,说道:“上次老子要弄死童戚振你拦着,刚才你又拦着老子弄死这个假娘们儿。老家伙,不停老子的话有你们哇哇大哭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?刘喜、孙小川哥俩这次要给徐福那个老家伙带一批货回去。这货只有南山堂才有,弄松了傅羌谁来凑齐这批货?”归不归看了百无求一眼之后,继续对着倒在地上直哼哼的傅羌说道:“傅东家,老人家我家里有几个在你这里领响的人。把他们都带回去吧,老人家我一个一个找起来太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老人家您说什么?傅羌我不明白……”在掌柜的搀扶之下,傅羌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。冲着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,继续说道:“我曾经误入歧途做过几天童戚振的弟子,这个傅羌是认得。不过您说的什么有人在我这里领响,这个就真是愿望我傅羌了……”

    归不归嘿嘿一笑,说道:“那老人家我就一个一个揪出来,只要有一个人和你有关系。傅东家,那老人家我就要送你去轮回了。大不了徐福大方师要什么货物,老人家我给他想办法置办。”

    就在傅羌苦着脸还想要辩解几句的时候,坐在一旁一直在翻看着冥人志的吴勉突然将手里的小册子合上,随后对着南山堂的少东家说道:“我知道你能找到童戚振,替我带个话,再见面的时候他的禁术最好已经完成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吴勉不在理会傅羌,他自顾自的站了起来,随后走出了南山堂回到了外面的马车上。随后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和泗水号的两位东家一起走了出来,南山堂当中只留下了一个傅羌,他这才算松了口气。总是事把性命保了下来。

    回到了马车上之后,百无求还是一脸的不愿意。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,主动对着这个傻小子解释了起来:“傻小子,原本我们也不打算现在就要傅羌性命的。有他在起码明面上还有人摆在这里,之前我们和童戚振相斗吃了那么大的亏,就是因为他在暗我们在明。傅羌在眼前,起码我们不会那么被动。”

    想到在家里归不归便千叮万嘱的不让自己杀伤人命,百无求这也没有什么好说的。当下他们和刘喜、孙小川二人分成两波马车回到了府邸当中。就在他们回到家门口的时候,就见大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百姓,不知道他们堵在这里,在看什么热闹……

    除了百姓之外,家里的管家高如柏和几个衙门里的官差也站在门口。官差们将看热闹的百姓轰开的时候,见到了正向这边行驶过来的两驾马车。开封府的百姓都知道这几位老神仙的座驾。当下几个官差急忙轰散了百姓,将两架马车都让了进来。

    此时,几个人、妖看到了自己家门口停着被几口白布单盖着尸体。想不到他们只是离开了这么一会,家门口就发成了命案。此时,高如柏已经走到了吴勉、归不归的身边,说道:“正打算派人请你们就回来呢,刚刚家里的花匠,一个丫鬟和门房老李三个人突然放下了手里的活,直接从家里走了出来。他们走到大门口的时候,三个人同时一命呜呼。”

    看着倒在大门口的三具尸体,吴勉、归不归对了一下眼神。老家伙说道:“还知道收敛一点……如柏你和几位官差老爷快点把这几具尸体搬走,放在这里算什么?如果衙门里没有存放尸体的地方,可以和南山堂商量一下,先吧尸体寄存在他们那里。”

    就在归不归想办法给傅羌添堵的时候,南山堂的密室当中,那位南山堂的少东家对着面前的两位大方师说道:“可以放手干了。”(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http://www.ranwenw.com/5_5748/ 移动版阅读m.ranwenw.com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