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万博manbetx注册网 > 灵异万博manbetx注册 > 修真四万年 > 正文 昨日重现28 揭穿
    “这是——”

    听到野蜂狂舞般的声音,金牙老大的嘴唇哆嗦起来,歪着脑袋听了一会儿,破裂的那枚红色义眼中流淌出了混浊的液体,仿佛是滚烫的泪水,“是援军,是我们的人,快扶我起来,小鬼,扶我起来!”

    白小鹿也激动得说不出话来,不知是因为自己能活下来,还是因为自己和金牙老大的“相信”没有被辜负,他觉得自己力大无穷,竟然真的将几百斤重的金牙老大,硬生生搀扶起来。

    “腰带里。”

    金牙老大虚弱道,“左边的腰带里有东西,帮我,咳咳,帮我抽出来。”

    白小鹿很快摸到了那个妥帖收藏的包裹,取出来迎风抖开,是一面旗帜,一面血染的花旗。

    金牙老大原本连路都走不动,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倒,但血染的花旗到了他手里,却像是赐予了他无穷的力量,支离破碎的脊梁一下子挺直了,推开白小鹿,三两步爬到一辆仍旧熊熊燃烧的战车残骸上,将花旗抖开到极限,拼命挥舞,在风中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“嘿!”

    金牙老大用力挥舞着花旗,向天空示意,“我们在这里!我们在这里!在!这!里!”

    “老大!”

    白小鹿吓得头皮发麻,“危险,快下来!”

    虽然毒蝎帮和秃鹫帮的主力还在三五百米开外,而且遭到了“协约”火箭飞行兵的迎头痛击,沦为待宰的羔羊,但子弹横飞,刀剑无眼,谁知会不会有流弹一下子将金牙老大爆头?

    金牙老大却对白小鹿的呼喊声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他的眼里、耳朵里和心底里,仿佛只有天空中的火箭飞行兵,只有手中血染的花旗和“协约”闪闪发亮的战徽。

    “MAGA!MAGA!MAGA!”

    花旗招展,前海豹突击队精锐发出响彻云霄的战吼。

    “老大,快下来,你快下来啊!”

    白小鹿急得发疯,不顾一切冲上去,想要把金牙老大从战车残骸上拽下来,但对方的双脚如树根般深深扎入废铜烂铁里面,他怎么拽得动?

    男孩的举动终于引起荒原霸主的注意,金牙老大回头,丑陋的大脸浮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温柔。

    “相信我,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荒原霸主对男孩柔声道,“我们得救——”

    这句话还没说完,金牙老大的胸口就爆出一朵鲜艳的血花,手里的花旗一松,被火焰裹挟,朝不远处飞去,他有些茫然地伸手去抓,似乎想要把花旗抓回来,终究没有抓到,仰面从燃烧战车残骸上跌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啊!”

    白小鹿愣了三秒钟,仿佛脑细胞无法跟上视觉神经的节奏,处理不了这么突兀的场景,三秒之后,才朝金牙老大扑过去,发现对方从胸口到后背都被炸透了,别说心脏和肺叶,连脊椎骨都被炸碎了一截。

    没人能扛着这么严重的伤势活下去,就算掌控“军团”之力的荒原霸主也不行。

    “老大!”

    白小鹿歇斯底里地喊叫,“你怎么样了老大,你不能死,你千万不能死,援军已经来了,你听到没有,你一直期盼着的斯特林上校来救你了,你还要把‘尖端净水技术’交给你,你不能死!”

    金牙老大满嘴都是粉红色的泡沫,旋即被粘稠的黑血冲散,昔日魁伟如山岳的身躯显得这么瘦削和羸弱,就像是一坨不断融化的冰块,他躺在白小鹿的怀里,任由男孩抱着他的脑袋痛哭,艰难喘息了好一阵子,才断断续续道,“相,相信我,没事了,没事了,你帮我,帮我把‘尖端净水技术’交给斯特林上校,他会照顾你的,你可以好好活下去,活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,要交你自己交!”

    白小鹿的眼泪,怎么止都止不住,“你不是说我们都会没事的吗,你不能死,你一定要活下来,你不能当骗子,你不能骗我,你明明说我们都会没事的!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,咳咳,咳咳咳咳,所以说你很蠢。”

    金牙老大又笑起来,笑得无比丑陋,无比温柔,“我不是告诉过你,不要相信任何人吗,你不听我的话,我不骗你,咳咳,骗谁?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不让你死!”

    白小鹿胡乱往金牙老大胸口的窟窿里填充黏性凝胶和止血绷带,却怎么都止不住鲜血以及内脏狂喷而出,男孩的表情如疯似魔,深黑的眼眸燃烧着来自九幽黄泉的怒火,“无论付出什么代价,无论要舍弃多少东西,无论要走多么远的路,要变成什么样子,要献祭多少生命,我都不会让你死的,就算你死了,我也会把你复活!”

    “够了,聒噪的小鬼,我已经活够了,活得……太久了,太累了,让我休息吧,你也该忘了我,好好去过你自己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金牙老大的声音越来越微弱,完好无损的那枚义眼也渐渐黯淡下来,唯有双手还在不停摸索,“我的旗帜呢,我看不到它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白小鹿的眼泪鼻涕糊成一团,帮金牙老大把花旗找了回来,塞到他手里,啜泣道,“你不是说,你讨厌你的祖国吗?你不是说,你憎恨这面花旗吗?你不是说,相信‘祖国’和‘旗帜’的人都是蠢货吗?”

    金牙老大双手一僵,表情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闭嘴,小鬼。”

    他终究没有辩解,只是将燃烧的,血染的,千疮百孔的花旗盖在自己胸口,喃喃道,“习惯了,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!”

    白小鹿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,滂沱的热泪都落到金牙老大的脸上和旗帜上。

    “别哭。”

    荒原霸主伸手,拭去男孩的眼泪,顿了一顿,轻轻道,“我的孩子,别哭……”

    花旗不再起伏,大手已经凝固,“金牙老大巴雷特”残留在这个黑色世界上的最后一个表情,竟是说不出的平静和满足,丑脸上的每一道褶皱里,都流淌出了柔和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老大!老大!老大!”

    男孩用自己瘦小的身躯,将荒原霸主沉重的尸体紧紧搂住,肆无忌惮发泄着自己的悲痛和愤怒。

    “等等,小鹿。”

    哥哥的脑电波也有些紊乱,他的声音也变得颤抖而沙哑,“有些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不对劲?”

    白小鹿双眼通红,如同野兽,死死盯着毒蝎帮和秃鹫帮即将被屠戮殆尽的悍匪,“我要杀了他们,我要杀光他们!”

    “不是他们。”

    哥哥飞快道,“你没注意到金牙老大的伤口么,这是一处贯通伤,背后的伤口小,胸前的伤口大,很明显子弹是从背后射入,在体内翻滚之后,从胸口爆开——这是从后方射来的子弹!”

    “后方?”

    白小鹿愣住。

    “没错,后方!”

    哥哥继续道,“金牙老大作战勇猛,一步都没有后退,虽然他的防弹衣和护甲胸口都被打烂,但背后却完好无损,根本不是普通子弹能一发打爆,除非是破甲弹,但我们刚才明明没听到太剧烈的响声,就好像有一枚幽灵子弹,从背后袭来,无声无息将金牙老大打倒!”

    “这——”

    白小鹿悚然一惊,只觉得背后冒出一股凉气,回头看时,他们后面除了酒庄废墟之外,根本一个悍匪都没有。

    但这时候,白小鹿却敏锐感知到一股极度危险的警兆。

    头一歪,一枚类似子弹的物体便从他的耳边呼啸而过,将耳垂切下半块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白小鹿痛呼,瞪大眼睛看着酒庄废墟,依旧没有发现敌人的踪迹。

    然而从左边飞来的一块碎砖,却划出诡异的弧线,狠狠拍在他的太阳穴上,一下子把他拍倒在地。

    白小鹿原本就精疲力竭,哥哥更是在发动十几次“心灵闪电”之后,陷入油尽灯枯的边缘,遭此重创,只觉天旋地转,眼前一阵阵发黑,哪里还站得起来?

    恍惚间,就看到一道鬼魅般的身影,从酒庄废墟中缓缓冒了出来,不徐不疾朝他们走来。

    不,不是走,而是“飘”过来,双脚离地三尺,直接飘了过来。

    双眼散发出妖异的淡紫色光芒,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冷笑,双手张开,掌心悬浮着几十枚边缘锋利,如同子弹一般的小石子,石子周围还缭绕着一缕缕细微的电弧,仿佛随时能用电磁力将小石子加速,如破甲弹般激射而出。

    正是地底少年,万藏海!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白小鹿原本就警惕着万藏海,刚才冲锋时故意带走了所有武器和弹药,以为这样万藏海就没办法搞鬼,没想到还是低估了这家伙,“你竟然也是‘能力者’!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万藏海微笑道,“没想到吧,小鹿同学,我和你们一样,都是‘能力者’,只不过我认为呢,就算拥有‘超能力’,也没必要一天到晚咋咋呼呼,动不动就透支生命,把‘超能力’释放得一干二净——这种有勇无谋的行为,只是自寻死路,低调,低调才能活得长久,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是你!是你杀了金牙老大!”

    白小鹿的十指变成鬼爪,在沙砾上乱抓,“为什么,为什么你要杀他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——这个问题太傻了吧?”

    万藏海的继续微笑着,“他是魔族,我是地底族;他是荒原上的悍匪,我是遵纪守法的地下都市学生;他是‘协约’的走狗,我是‘同盟’的公民;他是进攻‘新金山’的罪魁祸首,我是家园被毁灭的受害者,和他有不共戴天之仇,我杀他,岂不是天经地义,天公地道的事情么?

    “这么简单的道理,你怎么会不懂,难道你真的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,忘记了我们的家园‘新金山’,还是说……呵呵,还是说,你根本不是地底族,你和金牙老大一样,都是邪恶的魔族!”( 修真四万年 http://www.ranwenw.com/0_59/ 移动版阅读m.ranwenw.com )